内蒙古晨报官方网站 | 内蒙古晨网热线电话:15548360111 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471-3369757date
您当前的位置: 内蒙古晨网情感 正文
浏览提示: 左键双击内容块试试效果
内蒙古头条.资讯 内蒙古本地新闻资讯大全
免费下载
乌兰牧骑是我成长的摇篮(一)
2018年06月27日 10:45 来源: 通辽日报 编辑: 杨净毓

  

1530067505598572.jpg

晨练——邢宗仁摄于1972年。

  我出生在科左中旗一个蒙古族农民的家庭,从小喜欢唱唱跳跳演节目。上小学的时候,旗里有一个文工队,排练室就在我家前面不远的地方。那栋土房子对我来说很神秘、很有吸引力,小小的后窗户每天都能传出悠扬的歌声和乐曲声。我每逢放学都要路过这栋房子,悄悄地趴在后窗户看屋里的演员排练节目,我真的很羡慕他们,做梦也想当一名演员。后来我到保康中学蒙文班上学,小小的文艺天份被音乐老师看中了,被选进学校的文艺宣传队,学习排练演出节目,演出过“草原民兵”“洗衣歌”等舞蹈,我总是跳在前面,担任领舞,很认真、很投入,在学校也略有名气。

  1965年,科左中旗成立了乌兰牧骑,到学校来招收演员,乌兰牧骑的领导点名要录取我。就在1966年4月我16岁那年,荣幸地成为科左中旗乌兰牧骑的一名演员,实现了我的演员梦。

  那时的旗乌兰牧骑一共有13名演员,5名男同志,8名女同志。这些演员都一专多能,能歌善舞,队伍精悍。例如演员阿斯楞会吹笛子、拉四胡马头琴,说唱好来宝,还会作曲。佟天仓会拉高、低音四胡、弹三弦、说唱好来宝,还兼任会计管理财务。女演员一个个都能唱能舞能演奏,无论是说唱节目还是舞蹈节目都能演。我们的老大姐哈森、那仁其木格、金斯日玛还曾经在1964年到北京参加全国少数民族群众业余艺术观摩演出大会,在人民大会堂受到毛泽东、刘少奇、朱德、宋庆龄、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接见。她们从北京回来后积极筹备组建了旗乌兰牧骑,成为骨干力量。我们这支乌兰牧骑自从成立那一天起,就活跃在科尔沁草原上,展示出草原上的文艺轻骑兵的魅力和风采。当时我们演出的舞蹈节目都是传统的蒙古族舞蹈,如“顶碗舞”“弓箭舞”“草原民兵”,歌舞“乌兰牧骑走四方”等;也适应宣传工作的需要编演好来宝,宣传党的路线政策、好人好事、农业学大寨等;演出的独唱基本上是传统的蒙古族民歌。

  我到旗乌兰牧骑报到后没有几天,就打起背包随队深入农村牧区演出去了。乌兰牧骑配备有一辆四匹大黄马的大马车,搭上跨杠,车的前后各放上四只大木箱,里面放的是服装道具乐器和汽灯,大车的中间放上我们的行李。我们十几名演员就坐在大马车上,在嘎嘎的大鞭哨和叮叮当当的马铃声中,行进在莽莽草原中,奔波在乡村小路上,每年要下乡演出200多天,无论风风雨雨,无论坎坷泥泞。我们每到一个村屯,都住在老乡家里。许多老乡很热情地给我们腾出一副热炕,我们三四个女同志住在一起。吃饭经常在老乡家里吃“派饭”,乡亲们总是端上热气腾腾的高粱米、小米饭,拿出自己舍不得吃的鸡蛋炒给我们吃。我们认真按照毛主席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要求,和农牧民同吃同住、同劳动。记得有一次在三九寒冬时节,我和牧羊姑娘一道住在牧铺里。半夜三更母羊要产羔,我们点着蜡烛、打着手电筒接生羊羔。就在滴水成冰、冻手冻脚的牧铺里,接下了浑身湿漉漉的小羊羔,我感到很欣慰,切身体验了接羔员默默无闻、含辛茹苦的生活。我们还学习解放军的光荣传统,每到一处都要帮助老乡打扫院子,给水缸挑满水。下乡演出的生活非常紧张,几乎每天都要打背包捆行李。一条棉毯、一套被褥、几件换洗衣服,叠得四四方方捆绑好,也得需要技巧。我们几个女同志经常比赛捆行李,嘻嘻哈哈看谁打得快捆的好,这也成为乌兰牧骑演员的一项绝活。

  我第一次下乡演出,就担当起重要角色。因为一名演员生病作手术,不能上台演出,领导让我顶替她的角色。我用很短的时间学习排练,在演出的路上抓紧边学边演,掌握了所有的舞蹈节目。“弓箭舞”的演出难度最大,其中一个动作是要从舞台的左后角旋转到右前角,在八拍的音乐中,拉着弓箭每拍要平转一圈,连续平转八圈到一个固定的位置,这对于一名新演员来说,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动作,一个非常大的考验。我觉得这是考验也是信任,必须咬牙坚持练好。一次转不下来再转第二次,反反复复地转,练得我头晕眼花、天旋地转,不断呕吐,两腿发软,趴在地上不想起来,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好。我真体会到要当好一名舞蹈演员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,需要有坚强毅力和扎实的功底。

  俗话说,“台上三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。作为一名舞蹈演员,每天坚持基本功训练是不可或缺的。我们下乡每天晚上演出都要忙到很晚,第二天清晨还要不顾疲倦早早起床,迎着东方升起的太阳开始练基本功。舞蹈演员就在老乡家的院墙、篱笆墙来压腿练功;声乐演员也找个小树林练习发声。1971年时科左中旗已经划归吉林省管辖,成立了旗文工团,编制增加到50人,队伍壮大了,但按照科左中旗的实际,还是划为两个小分队,保持乌兰牧骑形式,农牧民还是亲切地称我们为“麦内乌兰牧骑”(我们的乌兰牧骑)。

  (待续)

  文/吴桂香


相关新闻
美图
美图最新热图·百态故事·大美印象·摄影
法律声明
1. 凡注明“来源:内蒙古晨报”或"来源:内蒙古晨网"的稿件,均为内蒙古晨报社记者的原创稿件,版权均属内蒙古晨报社所有。未经内蒙古晨报社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转载、下载或建立镜像等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2. 凡注明"来源:XXX(非内蒙古晨网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。本网转载的目的,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. 如遇转载作品内容、版权问题,以及违法信息、不良信息等问题,请于发现时立即与本网联系,本网负责及时审核并根据实际情形作出相应处理。
4. 内蒙古晨网用户申请删除信息指南,请点击“删稿流程”——内蒙古晨网删稿申请单
★ 内蒙古晨网联系方式:   电话:0471-3369757   邮箱:nmgcbqmt#163.com(请手动将#改为@)

用微信扫一扫,关注内蒙古晨报

微信扫一扫
版权声明:内蒙古晨报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471-3369757    邮箱:nmgcbqmt@163.com
内蒙古晨报社 Copyright 2004-2018 nmgcb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蒙ICP备12002427号-1  
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蒙公网安备案号
15010302000298
工商网监电子标识